咨询热线:649111123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恒耀新闻
  NEWS

恒耀新闻

恒耀新闻

恒耀注册登录《半个喜剧》让演员即兴演,创作像王家卫?丨揭秘恒耀首页

发布时间: 2020-01-14 次浏览


由国产喜剧电影《驴得水》原班人马历时三年打造的《半个喜剧》于12月20日上映,至23日时票房5400万元,豆瓣评分7.7。影片的故事背景设定在了现代都市,轻松幽默的爱情故事背后,是主创对于都市年轻人爱情观、价值观的思考。

在拍摄电影之前,出身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周申和刘露已经在戏剧界人气颇高,两人合作的《秃头歌女》《梵高自传》有了不小影响力,2016年,他们编导的《驴得水》引起了轰动,以不到1000万的成本拿下近2亿票房的成绩,成为当年的黑马之作。凭借着相同的创作理念,周申负责主创,刘露负责把控,两个人契合度非常高。“小作坊”慢工出细活儿的工作模式和通过不断彩排创作剧本的方法也让观众耳目一新。而对于观众对话剧出身的导演拍摄电影缺乏镜头感、视听不如剧本优秀等问题,周申和刘露也给予了反驳。

【剧本】
比《驴得水》更贴近现实生活

《半个喜剧》的剧本创作由来已久。2005年,周申在舞蹈学院教书,班里的班长让他帮忙排一个讲宿舍卫生的小品,周申觉得小品很枯燥没意思,就编了一个好玩的小故事,讲两兄弟住一个宿舍,一个很邋遢很脏另一个很爱干净,邋遢的男生的女朋友要来宿舍,他怕女朋友发现自己太脏了,就把两个人的床牌对调,从而引发了很多笑果。

到了2008年,周申和刘露在生活中遇到了很多两难的事情,在生活中有了思考和表达的欲望,想找到一个有趣的载体来讲述“人要坚持做对的事情”这件事。以免表达得太过于说教,周申想到了自己当初的小故事,决定用它的结构来表达内容,写一部话剧。在那一年,话剧《如果我,不是我》成功上演。

十年后的2018年,《驴得水》的成功给了周申和刘露信心,却总觉得那个故事会离大家比较远,看的时候感觉像在看别人身上的事儿,两个人想要更贴近现实生活的故事来探讨问题,因此再次反复修改剧本,才有了现在的电影版。

《半个喜剧》剧照,任素汐饰演的莫默与吴昱翰饰演的孙同渐生情愫。


《半个喜剧》中涉及了很多社会问题,北漂、婚恋、人生底线,周申认为,自己最想表达的是,所有的问题在于你自己,不要去怪别人。别人不给你尊严,是因为你自己为了利益放弃了尊严,你要尊严就要自己放掉利益把尊严拿回来。坚不坚守自己的选择只在于你自己而不是在于社会的压力。

【拍摄】

跟王家卫很像,他更有钱而已

在《驴得水》里,有一场张一曼撒蒜皮假装下雪的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主演任素汐在排练中偶然想到的动作,被导演周申保留到了话剧和电影版中。而这种在剧本阶段只写大致框架,在一遍遍的拍摄中让演员自己填充台词并即兴表演的独特创作方式,也是周申和刘露的创作习惯。

周申:“这是我们写剧本的一个过程,其实跟王家卫是很像的,王家卫也是给演员一个剧本大纲让演员即兴,我们也是要求演员即兴,只是他比我们更有钱,在现场就可以这么做。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在现场耗不起,所以我们就先找一个排练厅这么做,在现场的时间比王家卫要节省一点。我们的方法是一样的。这是我们一贯的创作方式。我觉得我们不是专业编剧出身,写出来的剧本没有那种生命力,只是一条故事线索,当中每一个人物活灵活现的语言让他们自己去创造肯定比我们来创造更好,我只要把住那个脉络就好了。”

刘露举例,《半个喜剧》有一场多多跟高璐道歉的戏,在剧本里面甚至拍摄时候的台本里面都没有,在现场拍摄时,饰演多多的演员刘迅自然而然地顺着人物的情感走向想要去道歉,摄影和导演就没有打断他的表演,那段出现的状态很动人,刘露决定保留在成片中。另一场偶得的“佳章”是孙同和莫默在眼镜店,镜子将两个人的身体互相反射形成了调换,很多观众都以为这是刻意设计的笑点,其实也是现场捕捉到的情境。

常远客串出演相亲男。


同样的即兴表演还有不少笑点。客串出演相亲男的常远打着快板出场是拍摄前一天晚上周申和刘露才决定的,一直担心会不会太抢戏或者跟其他人物不搭,没想到常远成了片中最大的亮点之一,那句临时发挥的“咱俩领证吧”,也在每场放映都引来观众的爆笑。

【团队】

小作坊式最大好处就是创作自主


多年的携手工作让周申和刘露培养出了默契。两个人共同创作剧本,讨论主题,拍摄期间则由周申执行,刘露负责判断。周申解释:“创作者在创作的时候需要百分百投入,但是大家都有一种体会,在看别人作品的时候更容易看出毛病,创作者需要不断地投入再抽离。这样其实很难效率也很低。所以我们选择的方式是我完全投入进去,刘露在旁边像看别人的作品一样能够很快抓住其中的问题。”

尽管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功,周申和刘露仍保持着小作坊式的团队创作,慢工出细活,用几年时间精雕细琢剧本,让演员提前几个月就开始彩排,一遍遍地改台词,想调度,最终呈现出理想中的喜剧形态。

刘露说道:“这样做的最大好处就是创作自主,我们不会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完全按我们的创作理念来,不会妥协任何一步。创作本来的规律就是应该这样,我们只是按照本来的规矩在做。”

回应质疑——
没有”电影感“?
这是对话剧出身的导演有偏见

恒耀主管:《半个喜剧》中还是以室内空间为主,通过错位制造效果,不少观众看完都觉得这是将舞台的形式搬用到电影中,两位导演是怎样考虑的?

周申:这种评论是错误的,因为电影也可以这样运用,伍迪·艾伦的电影就不是电影了吗?边走边聊的电影很多,是剧作结构的问题,放在银幕上就是电影,放在舞台上就是话剧。这是剧作结构中的一种,没有哪一种剧作结构是专门为舞台服务的或者专门为银幕服务的。我觉得这是对舞台出身的导演的一种偏见,国外有很多室内剧的电影是经典的,也没有人说它是舞台剧。

内容方面,话剧舞台上的笑点是搬不到银幕上的,《驴得水》话剧的笑点在银幕上几乎都没有,几乎都换成了新的笑点。《半个喜剧》我们等于是重写了故事,所以也不存在笑点过时的问题,电影版与舞台剧除了结构基本没有什么一样的地方了。

影片《半个喜剧》导演兼编剧周申与刘露。


恒耀主管:那么舞台上的笑点和改编到电影中的笑点在技巧和表达上有何区别?

周申:舞台和电影的假定性不一样,电影的假定性指的是我和刘露拍的这种现实主义的电影,其假定性指的就是现实生活。但是舞台的假定性可以有夸张,因为即使是完全现实主义的戏,也不可能完全还原。观众是能够接受这一点点的夸张的,也会觉得这一点点的夸张也是真实。但是放到大银幕上观众就会敏锐地发现不真实。所以这些笑点就不能用了。

恒耀主管:您怎样看待大家印象中开心麻花的电影剧本扎实、在视听上稍弱这个问题?

周申:我觉得我们的镜头用得挺好的。可能我们在技术上不会特别要求风格化,我们所有的视听语言都是为了故事服务的,而不是故事为视听语言服务。这两种都可以是电影,但大家美学风格不一样,我不会说他们那种不是电影, 但是他们也别来说我的不是电影。当大家说你的故事讲的很流畅但我没看到视听语言的时候,视听语言就影响了我的故事,让我的故事断了。你应该跟着故事和人物走。

恒耀主管:大家想看到的是对于光影造型有了更高的要求,让镜头参与了叙事,而不是仅仅满足于用台词讲故事。

周申:这个要求我们交给了摄影指导完成,我们的摄影指导和灯光是中国最好的,我觉得做得很好,没有什么问题。

刘露: 视听语言有特别奇妙的部分能够为故事增加色彩当然很好,比如片子里镜子的那一段,虽然观众觉得设计得很好很奇妙,但不会跳出故事来单独讲,而是刚好呈现了两个人的错位和尴尬,这是我们想要达到的视听和故事、表演的融合,但我们不会刻意提前设计好视听语言。也就是出发前提不同。

恒耀主管记者李妍

编辑黄嘉龄校对李项玲

 
热线电话:649111123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Copyright © 2012-2018 恒耀集团 版权所有Powered by EyouCms   沪ICP备11040256号-80